【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发布日期:
2022-09-08

浏览次数:

2753

阿拉丁观点双碳背景下,新能源汽车销量和动力电池装机量持续走高。随着我国首批动力电池已达到退役年限,市场将形成规模化退役的新常态,回收再利用需求将逐年提升,未来发展前景可观。

PART

01

动力电池回收:汽车电动化浪潮下的长景气赛道

1、动力电池装机放量,回收再利用市场潜力十足 

受新能源车销量走高的推动,我国动力电池装机规模快速放量。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352.1万辆,同比大幅增长157.5%;受新能源汽车销量高景气驱动,同期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达到154.5GWh,同比大幅增长142.9%,2015-2021年装机量CAGR为45.5%,装机规模持续增长。动力电池回收作为锂电后周期行业,需求有望受产业链景气传导而逐年走高。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动力电池的使用寿命一般为5-8年,而随着动力电池装机量的持续走高,未来电池回收处置需求有望逐年走高。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2026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将有望达到762GWh,2021-2026年CAGR有望达到37.6%,产业链在持续高景气的同时,也为后续的电池回收市场奠定了成长根基。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2、行业发展有三大核心动力

从发展驱动力来看,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受到环保诉求、战略价值、经济性三大要素合力:

①环保诉求

对动力电池进行回收利用能有效节能减排,符合“双碳”目标。动力电池制造是高能耗产业,制造过程将会产生大量的温室气体,若能对废旧的动力电池进行梯次运用、再生应用,其所对应的新能源车每公里碳排放量将分别下降22g、4g,进而显著降低新能源汽车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量。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②战略价值

我国钴、镍资源供需严重失衡,已探明储备量极少。从供需角度看,2020年我国钴、镍资源需求分别占据世界总需求的32%、59%,而供给量却仅占世界总额的1.5%和4.8%,供需情况严重失衡,对外依存度极高。锂资源国内供应能力弱,对外依存度高。2020年全球已探明锂资源量2100万吨,其中我国已探明锂资源量达150万吨,占全球总储备量的7.1%,潜在供给相对充足;但受限于锂资源的品质(镁锂比较高)以及开采条件(地理气候条件差)等因素,我国锂资源实际供应能力较弱,对外依存度高。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能够有效缓解我国电池金属的供给约束,保障产业链安全稳定,具有极高战略意义。

③经济性

废旧动力电池的资源性强,再生利用的价值高。退役后的锂离子动力电池的正极、负极、隔膜、电解质等电池材料中仍含有大量的有价金属(锂、镍、钴、锰、铝、铜等)和其他可再生利用成分(石墨等),蕴藏的资源品类丰富,仍具备极高的再生利用价值。

电池材料供不应求,市价持续攀升。受下游需求旺盛与电池金属产能受限的双向促进,电池材料价格在过去两年中连续上涨。资源价格上涨推高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经济性,企业资本积极布局。根据企查查显示,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共新增10243家新企业,同比增长229.5%。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7月25日,已有超过24家沪深上市公司布局动力电池回收赛道,行业投资活动日益活跃。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3、发展阶段:行业正处于长景气周期的起跑点

我国新能源汽车规模化量产始于2014年,而动力电池的寿命一般为5-8年;随着最早一批成规模的动力电池自2019年起陆续达到退役年限,市场将形成规模化退役的新常态,未来回收再利用需求有望逐年走高。根据测算,我们预计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总退役量将有望达到380.3GWh,2021-2030年十年CAGR为48.9%。从发展阶段来看,行业当下正处于十年长景气周期的起跑点,未来发展前景可观。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PART

02

动力电池回收前景广阔,潜在市场空间或达千亿

废旧动力电池二次利用的方法有两种,分别为梯次利用与再生利用:梯次利用目标市场包括低速电动车、储能等领域。再生利用可高效提取锂、镍、钴、锰等电池金属,实现资源循环。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根据我们的预测,在中性预期下,预计2030年动力电池回收的市场总规模将达到758.4亿元,2021-2030年CAGR为58.3%;而在乐观情形下,2030年动力电池梯次+再生利用市场总规模则有望达到1048.9亿元。

PART

03

商业模式多样,渠道、技术是核心竞争力

回收渠道的差异将直接决定商业模式的优劣。电池回收是动力电池再利用的核心环节,回收渠道的稳定性不仅会对电池回收企业的回收成本产生明显影响,还决定了企业后续再利用环节的业务量规模。按照回收主体的不同,行业当前存在着三种主流商业模式,依次分别为:①以电池生产商为回收主体的模式;②以汽车制造商为回收主体的模式;③以第三方为回收主体的模式。

以电池生产商作为回收主体将有利于打造资源闭环,代表企业为宁德时代。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整车制造商的渠道优势最明显,回收电池的成本低、效率高。代表企业为上汽集团,首个动力电池梯次利用项目已成功落地。

第三方企业技术工艺完备,回收渠道建设是模式难点。该模式要求第三方企业自行建立回收渠道,因此需要第三方公司通过与整车厂商、电池厂商达成深度合作的方式来形成稳定的电池供应源,模式存在着回收费用较高、回收难度较大的问题与难点。代表企业为天奇股份。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商业模式各有千秋,整车厂处于产业链核心地位。对各类动力电池回收的商业模式进行对比总结,可以得出如下结论:整车厂的渠道优势最明显,电池回收的成本低、效率高,在产业链中具有核心地位;电池生产商的上下游协同场景多,可以形成产业闭环,商业模式最为稳定;第三方企业的专业性强、回收积极高,企业与整车厂、电池厂等渠道方合作的深度、广度将决定第三方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与业务发展前景。

PART

04

行业规范化诉求迫切,竞争格局有望持续改善

目前,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内的企业竞争情况存在着两个显著特征:①行业处于发展初期,各路资本竞相涌入。伴随动力电池自2020年起逐渐进入规模化退役期,社会资本开始加速涌入动力电池回收行业,新注册企业数量快速增长。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共新增10243家新企业,同比增长229.5%。②存续企业以“小作坊”为主,行业无序竞争问题严峻。截至2022年7月25日,我国存续动力电池回收企业共14265家,其中注册资本小于500万的企业有7646家,占比高达53.60%,行业呈现“小、散、乱”的发展现状。另一方面,行业还面临着比较严峻的无序竞争问题,当前急需进一步规范,许多“小作坊”企业以放弃环保为代价开展不正当竞争,导致大量退役电池流向了非正规渠道,给环境造成了较大压力。

究其根源,权责关系不清晰是行业发生无序竞争的根本原因。围绕“谁负责回收、如何回收”的问题,工信部等七部委于2018年2月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在政策上明确了汽车生产企业的主责地位、要求汽车生产企业建立动力电池回收渠道,为我国构建完善的动力电池回收体系给出了政策指引,但由于缺少强制执行力,市场仍需进一步的规范管理细则。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参考欧美国家的发展经验,落实生产者责任延伸制是行业实现规范化的首要任务,只有明确了各环节的回收责任与义务,行业才能够摆脱无序竞争、进入良性发展阶段。

【阿拉丁观察】2030年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破千亿元

我国当前已初步完成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监管覆盖,行业乱象整治已箭在弦上。工信部在2018年7月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后简称《暂行规定》)中明确提出了要建立起“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综合管理平台”,要求对动力电池生产、销售、使用、报废、回收、利用等全过程进行信息采集,对各环节主体履行回收利用责任情况实施监测。简而言之,我国政府试图通过对每一个动力电池赋予“身份证”的方法来实现对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的监管覆盖。展望未来,伴随着动力电池溯源管理覆盖任务的基本完成,我国有望构建起规范化的动力电池回收体系。政府通过溯源管理平台对各环节主体履行回收利用责任情况进行监测,将能够有效抑制废旧电池流向“非正规渠道”,进而充分改善行业的竞争环境,为具有资质的规范化、大型化电池综合利用企业提供做大做强的发展机遇。

文字来源:报告出品方/作者:天风证券,郭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