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观察】“十四五”时期加快构建现代能源体系
发布日期:
2022-04-07

浏览次数:

2426

阿拉丁观点:能源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物质基础和动力,攸关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与“十二五”、“十三五”的能源规划相比较,此次出台的《规划》名称有所变化,特别突出了“现代”二字。从全球发展的大趋势看,世界能源正在全面加快转型,呈现出明显的低碳化、智能化、多元化、多极化趋势,我国要加快构建的,就是顺应世界大趋势、大方向的“现代能源体系”。




3月22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印发《“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的通知。

“十四五”时期现代能源体系建设的主要目标是:


能源保障更加安全有力

到2025年,国内能源年综合生产能力达到46亿吨标准煤以上,原油年产量回升并稳定在2亿吨水平,天然气年产量达到2300亿立方米以上,发电装机总容量达到约30亿千瓦,能源储备体系更加完善,能源自主供给能力进一步增强。重点城市、核心区域、重要用户电力应急安全保障能力明显提升。

 
能源低碳转型成效显著

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五年累计下降18%。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非化石能源发电量比重达到39%左右,电气化水平持续提升,电能占终端用能比重达到30%左右。


能源系统效率大幅提高

节能降耗成效显著,单位GDP能耗五年累计下降13.5%。能源资源配置更加合理,就近高效开发利用规模进一步扩大,输配效率明显提升。电力协调运行能力不断加强,到2025年,灵活调节电源占比达到24%左右,电力需求侧响应能力达到最大用电负荷的3%~5%。


创新发展能力显著增强

新能源技术水平持续提升,新型电力系统建设取得阶段性进展,安全高效储能、氢能技术创新能力显著提高,减污降碳技术加快推广应用。能源产业数字化初具成效,智慧能源系统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十四五”期间能源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新增关键技术突破领域达到50个左右。



普遍服务水平持续提升

新能源技术水平持续提升,新型电力系统建设取得阶段性进展,安全高效储能、氢能技术创新能力显著提高,减污降碳技术加快推广应用。能源产业数字化初具成效,智慧能源系统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十四五”期间能源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新增关键技术突破领域达到50个左右。

人民生产生活用能便利度和保障能力进一步增强,电、气、冷、热等多样化清洁能源可获得率显著提升,人均年生活用电量达到1000千瓦时左右,天然气管网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城乡供能基础设施均衡发展,乡村清洁能源供应能力不断增强,城乡供电质量差距明显缩小。

展望2035年,能源高质量发展取得决定性进展,基本建成现代能源体系。能源安全保障能力大幅提升,绿色生产和消费模式广泛形成,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在2030年达到25%的基础上进一步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成为主体电源,新型电力系统建设取得实质性成效,碳排放总量达峰后稳中有降。

1、“十四五”期间我国能源体系呈现怎样的发展形势?《规划》明确哪些发展思路?提出了哪些全新部署要求?

从当前能源发展形势来看,全球能源体系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低碳转型推动全球能源格局重塑,科技创新逐步成为能源发展的根本动力,随着发展中国家能源消费快速提升和美国页岩气革命实现“能源独立”,世界能源消费重心东移,能源供给重心西移。而我国迈入了构建现代能源体系的新阶段,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十四五”我国能源需求还将保持增长。

《规划》用安全保障的攻坚期、低碳转型的窗口期、产业创新的升级期、普遍服务的巩固提升期这四个“期”准确阐释了我国能源当前面临的发展形势。我国能源供应保障水平不断夯实,但油气供应安全的明显短板也日益突出;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稳步提升,能源结构得到了优化,但低碳转型与供给保障的协调问题和为适应新能源大规模发展的能源系统性调整问题也亟待破题;我国能源技术装备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双碳”目标要求光能源、硅能源、可再生能源、综合能源、储能、氢能、新型电力系统等能源转型的关键支撑技术实现新的突破;我国能源普遍服务水平虽显著提升,但地域差距、城乡差距依然明显。在这样的内外部形势下,对我国“十四五”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提出了全新要求。

“十四五”能源规划始终围绕“构建现代能源体系”这一核心。当今,外部发展环境趋于复杂化,内部发展要求趋于多元化,多方面问题趋于错综化,难以从单一环节单一层面提出有效的能源解决方案,能源高质量发展需要一个“产供储运销用”全链条各环节统筹布局的规划,需要一个与科技创新和体制革新深度融合的规划,需要一个通盘统筹、具有整体性和系统性的规划。

《规划》提出的现代能源体系是一个涵盖了能源供给体系、消费体系、技术体系、市场体系、制度体系、合作体系等多层次协调统一的整体,坚持以系统性观念和战略性布局统筹好产能和消费“能”与“量”的关系、非化石和化石“增”与“减”的关系、区域协调发展“东”与“西”的关系,设施改造和技术发展“旧”与“新”的关系、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放”与“管”的关系、立足能源安全和扩大国际合作“内”与“外”的关系

2、本《规划》与以往相比有何变化?

相对“十三五”,本次《规划》突现了规划方法和规划内容的巨大创新。《规划》统筹全局,开创性对完整现代能源体系进行全方位谋篇布局。以全局性眼光展望到2035年,与“双碳”目标任务有效衔接,通篇体现了能源全产业链条的统筹协调,推动了资源、资本、技术、机制等全要素相互促进,突显了能源体系的整体构建。

《规划》立足新发展阶段,客观精准把握了我国经济社会的新特征、新变化。“十四五”我国能源需求进入相对稳定增长期,能源结构进入加速调整期,能源行业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规划》中既体现了传统能源安全保障作用的发挥,又体现了非传统能源安全挑战的应对;既推动绿色能源大力发展,又发挥好传统能源“余热”;既强调提高能源系统效率,又突出注重节约能源、抑制不合理消费。

《规划》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着力推动能源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相互促进和辩证统一。将创新作为发展根本动力,着力破解“过剩与紧张并存”“新能源开发与消纳”“传统能源与新能源”“发、输、用”等协调性问题,始终把握绿色发展这一根本方向,坚持走开放必由之路,力争实现“共享发展”最终落脚点。

《规划》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有力促进能源行业国际国内双循环进一步畅通。加快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优化能源发展布局,提升能源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增强能源治理效能,构建能源国际合作新格局。

3、《规划》在增强能源供应链安全性和稳定性方面有哪些总体考虑?为推动《规划》落实,提出了哪些具体举措?

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规划》将保障能源安全放在首位,强调“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以保障安全为前提构建现代能源体系”,从强化战略安全、运行安全、应急安全等层次做出全方位安排,并体现在规划的各个方面。

在煤炭供应方面,要优化煤炭产能布局,建设五大煤炭供应保障基地,完善煤炭跨区域运输通道和集疏运体系,建立健全煤炭储备体系。在油气供应方面,要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积极扩大非常规资源勘探开发,增强国内油气供应能力,完善油气储备体系,推动油气进口多元化,确保油气安全稳定供应与平稳运行。在电力供应方面,要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发电,同时还要根据发展需要合理建设先进煤电,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确保电力供应安全可靠,统筹本地电网结构优化和跨省跨区输电通道建设,布局一批坚强局部电网,提升电力应急供应和事故恢复能力。

此外,还要加快能源领域关键核心技术和装备攻关,提升技术安全水平;加强重要能源设施安全防护和保护,维护能源基础设施安全;加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能力建设,提升网络安全管控水平等。

4、《规划》中的哪些方面值得注意,对于提升能源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和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的作用有哪些?

《规划》提出“十四五”要大幅提升能源系统效率,严格控制能耗强度。我国能源消费量总量巨大,已成为世界能源消费第一大国,能耗强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是主要发达国家的2~3倍。优化终端用能结构、提升能效水平是“十四五”我国能源发展的重点方向,是能源减污降碳的重要手段。“十四五”我国要有效改善产业结构,严格限制高耗能高排放低水平项目产能,下大气力推动钢铁、有色、石化、化工、建材等传统产业优化升级,推动发展现代服务业、高技术产业和先进制造业,推动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规划》把改革创新作为能源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动力。“十四五”各项能源工作必须以技术创新作为最重要支撑,只有通过创新才能实现能源安全和绿色发展的统一,才能根本性破解发展的阻碍和难题。“十四五”能源技术创新也必须要围绕好服务高质量发展和实现“双碳”目标两个主题,着重关注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的对接,加快能源领域关键技术和装备攻关,统筹推进补短板和锻长板,着力攻克燃气轮机、风光电站、柔性直流等关键部件、软件方面“卡脖子”技术,加快推动传统能源技术自立自强;提前布局新型储能、氢能等前沿科技攻关,构筑支撑能源转型变革的先发优势和话语权。

此外,《规划》既强调技术装备的创新,也重视体制机制和发展模式的创新,完善能源市场体系和价格机制,加快建设新型电力系统,鼓励发展能源新模式新业态,全面构建有利于清洁能源友好发展的良好环境。《规划》明确了大力调整能源消费结构,加快清洁能源替代的发展方向。“十四五”是碳达峰的关键期、窗口期,能源绿色低碳发展是关键,重点是做好增加清洁能源供应能力的“加法”和减少能源产业链碳排放的“减法”。

《规划》把调整能源消费结构作为“十四五”能源发展的主要任务,明确了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电能占终端用能比重达到30%左右的发展目标。“十四五”时期为实现能源绿色低碳转型,一方面要增加非化石能源供应,推动风电、太阳能发电、水电、核电、生物质能等多元化发展,另一方面要减少化石能源消费,严控钢铁、化工、水泥等主要用煤行业煤炭消费,积极稳妥推进散煤治理,提升终端用能低碳化、电气化水平。通过供需两端齐发力,实现能源生产消费方式绿色低碳变革,为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打好基础。

文字来源:能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