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观察】“十四五”固废产业将迎来新跨越
发布日期:
2021-04-15

浏览次数:

1523

阿拉丁观点:“十四五”期间我国环保产业将继续迎来蓬勃发展的重要机遇期,危废、垃圾焚烧、建筑垃圾等细分领域迎来高速成长期。未来环保产业将回归服务业本质,注重技术创新、运营服务、品牌效应、资源循环和智慧化等方向。


“截至‘十三五’期末,我国固废管理从认识到实践都发生了历史性转折性的变化,表现在固废管理体系已经成熟,固废管理体制机制日益完善,固体废物管理的历史性成就更加彰显。”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卫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童琳表示,在“十四五”开局之际,我国固废产业更需要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历史性机遇,推动绿色产业恢复,通过政产学研的深度交流,创新固废产业发展动力,构建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引领行业跨越式高质量发展。


从政策走向看“十四五”固废市场趋势


“‘十四五’期间我国环保产业将继续迎来蓬勃发展的重要机遇期。”业内人士表示,政策出台带来的市场空间将非常广阔,固废产业仍大有可为。


2020年3月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构建现代环境治理体系的指导意见》。文件提出,要健全环境治理市场体系,其中包括构建规范开放的市场体系、强化环保产业支撑作用、创新环境治理模式与健全价格收费机制。该政策将在市场开放、技术装备和管理运营等方面有效推动固废处理行业的快速发展。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固废行业而言,“十四五”将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时期,庞大的市场规模和诱人的发展潜力为固废企业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想象空间。


从细分领域来看,餐厨垃圾市场逐渐成熟,政策推进稳定,市场持续释放。“十四五”期间总市场空间预计可达2300亿元,需求已从试点城市转向非试点城市,但考虑到垃圾分类政策执行水平及推进程度,预计可释放空间330亿元。


垃圾焚烧市场在多因素影响下增速放缓,预计“十四五”期间增速将持续放缓,新增市场需求可达51.8万吨/日,但结合各类政策落地考量,预测实际可落地需求约22.4万吨/日。


“我国垃圾焚烧市场仍大有可为。”业内人士称,短期来看,我国垃圾分类制度仍有待进一步实施,且目前厨余设施产能缺口较大,垃圾分类减量化影响有限;中长期来看,我国垃圾总产生量仍有望保持增长,叠加填埋产能收缩趋势下焚烧占比提升,垃圾焚烧需求仍将保持旺盛。


绿色动力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裁乔德卫表示,垃圾发电行业将进入深度整合期,“产废者付费”时代即将来临,垃圾焚烧全面进入“运营为王”时代。未来,随着相关政策的持续推进和行业整合的不断加速,垃圾焚烧发电行业将会由高速增长进入稳步增长和高质量增长,由“赚快钱”的形式进入“赚慢钱和辛苦钱”的形式。


建筑垃圾治理试点工作进入全面推广阶段,预计“十四五”期间,建筑垃圾的年产生量将达到35亿吨,总体市场空间4000亿元,存量空间达到800亿元,每年有望释放160亿元。


危险废物管理持续加码,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区域产能不匹配现象依旧,处置能力优化将是危废处理细分领域“十四五”发展重点。


大宗工业固废处理处置是“无废城市”建设重点工作之一,贮存处置趋零增长对综合利用技术提出更高要求,建材化或填充利用依旧是主要资源化出路。


同时,环卫市场化持续深入,增速不减,大型地产类物业进军环卫领域,市场竞争处于白热化,“十四五”或迎来整合期。


在侨银城市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徐彦军看来,环卫市场将进入中盘交汇的关键时期。产业链在延伸,竞争在加剧,集中度在提高,环卫设备技术在升级,市场在细分,公共环境卫生安全在升级。


业内人士表示,“十四五”时期,固废行业的多元化布局将继续深化,表现为:增长提速,高速增长有望一直持续到2030年;动力转换,危废与再生资源回收成为增长极;需求升级,客户越来越青睐综合解决方案;不进则退,500亿规模才能立于猎人集团;双重挑战,盈利水平下降压力在所难免。


面对产业变局 环保企业已准备就绪


企业如何在密集的政策扶持和国内宏观经济环境持续向好的局势下寻求突破与迭变?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傅涛表示,环保企业需要充分地感知产业的创新脉动。固废产业内部在经历高速增长之后,逐步回归理性,行业内企业应更加注重高质量发展。


面对“十四五”期间环保市场巨大空间,环保领域多个头部企业纷纷表示,将积极把握产业风口,从自身业务发展出发,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寻找破局之道。


中国环境保护集团有限公司表示,“十四五”期间,将立足于坚定成为一流的生态环保企业的战略定位,在变局中开新局,实现自身的高质量发展。


中国光大环境(集团)有限公司表示,未来要融合好央企与外企两种身份,拓展好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平衡好轻重两类资产投资,创新好政品和民品两类产品,处理好垃圾焚烧发电和资源化利用的关系,解决好国补退坡与工资总额管理两大难题,勇敢走出舒适区,实现创新发展。


中国天楹股份有限公司称,将顺应“一带一路”发展需求,着眼东南亚等国家的新兴市场,通过直接投资、合资建厂、产品出口、并购等方式,坚定地走国际化道路,反过来支撑国内业务发展,最终实现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的目标。


可以看到,环保企业已深刻认识到产业发展的“变局”,正视自身快速发展中积累的结构性“困局”,积极筹谋在“十四五”开局之际转型变革,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寻求更优的发展路径。


未来 环保产业的“脉搏”将如何跳动


虽然“十四五”规划尚未出台,但结合大量相关文件和规划,综合考量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环境、相关政策的约束与激励、技术经济可行性等多种因素,可以预期,“十四五”时期,环保产业仍将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


“‘十四五’将是环保行业发展的关键时期。”瀚蓝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金铎表示,在这个时期,环保产业将呈现出一些变化趋势。


一是竞争主体从分散到集中,从专业到跨界。跨界给了行业更多的动力,也给了民营企业更多的机会,让国企混改变得更有活力。


二是竞争格局从分化到分工,从竞争到合作。未来,行业的格局将会重塑,分工会更加清晰,大的企业做平台,细分领域的企业将在产业链上找到自己更明确的位置。这样的趋势将带来更高的效率和成本的降低。


三是资产配置由重渐轻。将来可能更多的环境设施重资产掌握在政府手中,环保企业可能更多的是扮演运营管理的角色,资产配置慢慢由重资产转变为运营、技术等轻资产。


四是商业逻辑发生变化。从建设到运营,从规模到质量,过去行业挣的可能是建设或圈地的钱,未来需要靠运营来赚取利润;从原来的更多注重规模向高质量发展转变;从低成本低规范到高成本高规范,需要以更高的运营标准促进企业的发展;从收入到利润、从利润到现金流,现金流是衡量企业可持续发展和健康增长的重要因素;从人工到人工智能,数字化、智能化、信息化将是环保行业发展的重要趋势。


五是技术发展从跟随到创新,从单一到跨界。技术的发展是环保企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未来的技术一定是靠自主创新和跨界合作而成长的,将有更多环保圈以外的企业和行业参与进来,创新更多的技术以解决环保行业的痛点。


六是资本市场从喧嚣到理性。未来五年我国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市场化改革,以及资本市场投资人结构的变化,一定会对环保行业带来影响,资本市场将趋于理性,回归到真正的商业逻辑上。


那么,“十四五”期间,环保产业的“脉搏”将如何跳动?对此,傅涛从多方面进行了阐述并给出了他的答案。


首先,服务业回归。环保产业的本质不是建筑业、金融业,而是服务业。目前,BOT项目即将经营期过半,面临后BOT时代的资产处置。资产和服务的分离是一个大趋势,固废服务的城投属性在弱化。


其次,环境资产属于人民。当前,需要重新定义环境资产,资产是用来服务而不是炒作的。环保产业靠资产收益的时代已过去,资产收益比重在下滑。公共服务领域的“去资本”趋势增强,未来要靠服务赚钱,把资产还给人民。资产成为产业跑道划分的核心标尺。各级政府代表人民持有非经营性资产,政策性国企受政府委托经营垄断资源和命脉资源的资产,经营性国企从社会利益出发,经营社会性竞争性资产,社会企业从股东利益出发提供资产经营,技术企业从股东利益出发提供市场性技术服务。


第三,基础公共服务碰到天花板。基础公共服务水平到一定程度后,就不可能再无限地提高,如再提高,则需要财政力量支持。“优秀的环保企业50%的收入来自于政府支付,另外50%就必须要挖掘产品产生的社会价值和使用价值。”


第四,公共服务的代表是排放标准。我国污水处理排放标准是世界上最高的排放标准。目前,我国60%的污水处理厂执行一级A标准,10%的污水处理厂执行四类水体标准,个别的污水处理厂执行三类水体标准。“排放标准意味着无害化标准,代表着基本公共服务,各个行业不可能无限度地提高排放标准。其实,末端单元服务的PE回落是常态,末端环保是夕阳产业。”在傅涛看来,环保产业的估值跌落,某种程度上是基础公共服务市场价值的跌落。未来,我国采取的公共服务标准并不会越来越高,因其牵扯到国家总体支付能力。环保产业将开启高质量发展的时代,公共服务的特征是污染者付费,高质量的特征是受益者付费,基础公共服务的触底,就是价值服务反弹的开启。


第五,从规模化到精细化。未来,服务质量、服务标准、收入、利润将成为判断固废企业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在粗放增长的基础建设阶段,规模和资本是根本标尺;现阶段,行业从规模化逐步走向精细化,激活和优化存量成为主要价值点,需要科技创新和智慧化。边界清晰的单元服务叠加战略已成过去,企业需要在系统价值优化中寻找未来。


“未来,系统联动、系统优化会产生巨大的价值。”傅涛认为,水务领域系统优化后,至少能降低20%~30%的成本,而固废产业的联动性比水务产业更强,能够涉及各个环节,其拥有巨大的优化空间。


第六,标杆效应强化。环保产业不能只追求达标,要追求更高的目标。力争做到优秀的专业功能基础之上的社会功能升华,生产内外兼修的产品载体。


第七,服务的产品化。产品化是高质量的载体,服务性产品必然走向品牌化。环保行业的产品化“洗礼”正在到来,到2049年,环保产业将有20~30个环境基础设施是带有品牌的,这个品牌代表着四星级、五星级的服务标准和水平,届时价格也随之提高。


第八,人民的感知。当前,感知已经成为服务成效的核心要素。环境设施成为社会综合体,需要承载社会化功能。企业需重新审视环境治理项目的价值,升级技术,实现创造价值的成套装备。


第九,循环层级理论。没有商业动能,无法实现资源化。无害化是资源化的前提,从无害化到资源化不能满足于“到零”,必须要到价值的高端,才能真正实现循环。


来源:环保创业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