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观察】利好“三连击”为民营企业“除障” 10万亿环保已切换风格
发布日期:
2020-06-11

浏览次数:

1321

阿拉丁观点


进入2020年,决策层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利好信号不断,通过制定实施环评审批正面清单、分类分级环境执法、推动政策项目落地等一揽子红利,环保民营企业未来政策工具箱将进一步打开,瞄准供需两端,培育新动能,充分释放市场潜力。


“强化风险评估、重点过程监管、‘三化’渠道、管理审批流程。”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张春生针对提升危废处置产能的前述提议,再次将危废处理置于聚光灯下。


在近日由全国工商联、生态环境部召开的“支持服务民营企业绿色发展座谈会”上,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曾指出,“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与推动民营企业绿色发展是一脉相承、有机统一的,民营企业绿色发展是从根本上解决我国生态环境问题的重要领域。”


政策“后浪”直击民营企业痛脚


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成效,壮大节能环保产业。


截至4月底,生态环保类专项债累计披露1852.74亿元,占比高达16.09%。


6月初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 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开放重点行业市场、实施普惠的产业政策、推动提升企业经营能力、畅通信息反馈渠道。加大对民营企业绿色技术创新的支持力度,推进商业模式创新,督促企业守法合规经营。积极推行合同能源管理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


“各地不得以签署战略性合作协议等方式,为特定企业在招投标中谋取竞争优势”的表述,再次强调各个市场竞争程序的公平。尤其是污水垃圾等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危险废物收集处理处置、城乡黑臭水体整治、污水资源化利用,以及化工等工业园区治污项目等重大生态环保工程建设。不得设置影响民营企业准入的限制性规定,不得设置与节能环保业务能力无关的企业规模门槛,不得设置明显超过项目需求的业绩门槛。


在完善稳定普惠的产业支持政策方面,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鼓励促进资管公司、投资基金、国有资本等积极参与民营节能环保企业纾困,合理化解股票质押风险。引导民营企业参与节能环保重大工程建设,贯彻落实好现行税收优惠政策,加大绿色金融支持力度。特别针对现有政策落地实施中“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给出了维护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利益,可操作性强的具体规定。


一面强势复苏 一面挑战加剧


环保曾经是资本市场上最被看好的板块之一,民营环保企业借助资本力量大举扩张,导致企业负债率普遍较高。光大证券研报分析称,环保项目是政府支付周期长、保本微利的项目。


传统环保行业属于重资产行业,具有前期投入大,后期运行回收成本慢的特点。2018年以来,多数公司融资难度普遍加大经营困难,环保类企业同样难逃此劫。


缺钱让不少节能环保民企陷入经营困境。“过去两年,受金融去杠杆政策等影响,民营环保企业资金链持续紧张。这次疫情更进一步加剧了企业的经营困难。”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笠钧坦言道。由于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参与的工程类环保项目通常面临回报率低、风险大等问题,金融机构大多不愿意提供信贷资金支持其项目建设。


在经历以资本为驱动的快速发展阶段之后,环境产业迎着政策利好或将迈向下一阶段的新征程。从2018年至今,已有21家民营环保企业引入国有资本。随着国资入局的深化加强,也对环保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环境产业更主要的突破口是在区域性、流域性生态环境综合集中治理,更为鲜明的形态则是体量巨大的综合治理项目包。而环保专项债的发行可以让更多资金进入这个领域,把盘子做大。


未来,大国企、央企与民营环保企业的融合还会进一步深入,在环境产业内发挥更大的优势和效益。如何在这波周期里抢占机遇,首先要看企业市场拓展能力,第二看资金周转能力。在此背景下,民企要想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前提必须具有在覆盖产品、技术、服务的核心竞争力。关键是要修炼好内功,回归环境产业的本质。这也是市场化优胜劣汰的过程。


整个环境产业方兴未艾,环境治理仍是刚需。有机构预测,2020年节能环保产业产值预计达10万亿元。但落实到企业端盈利的改善以及债务杠杆压力的下降上,还需要一段时间。


文字来源:环保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