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阿拉丁董事长阳仁强:做凯撒及海航最合适的“第三者”
发布日期:
2019-11-13

浏览次数:

957

进入四季度以来,凯撒旅游(000796)的股权结构进入急速振荡期。先有海航旅游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大举减持,将第一大股东之位让与凯撒世嘉及其一致行动人,后有阿拉丁控股集团旗下的阿拉丁传奇旅游产业(北京)有限公司完成对凯撒旅游的战略投资。股东阵营涤荡之后,凯撒旅游面临着发展战略的重新优化、新合作伙伴的协同整合以及管理机制的理顺完善。

阿拉丁控股集团董事长阳仁强接受证券时报专访时表示,“低频的旅游服务行业即将进入迭代窗口期,‘互联网+旅游’有望成为最有效的突破路径。沿着‘旅游服务+社群经济’的新模式,在运营团队和资本团队搭建完成后,凯撒旅游再出发的时候正在到来。在此过程中,阿拉丁将在各大股东阵营之间,担纲起最合适的‘第三者’的角色。”

“旅游服务+社群经济”新模式

凯撒旅游是国人欧美高端出境游市场的行业龙头,但旅游服务的低频属性也是公司突破天花板的重要掣肘。阿拉丁方面认为,通过“互联网+”的模式,有望实现有效突破。

“阿拉丁投资凯撒最核心的原因,是基于我们对旅游服务行业发展趋势的新判断。”阳仁强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阿拉丁的战略投资,正是想推动低频旅游服务和社群经济的有机结合。

根据旅游部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旅游人数达到55.39亿人次,同比增长10.8%。与国内游和出境游市场稳步增长不相匹配的是,中国旅游服务业水平不高,游客吐槽点颇多。

阳仁强解释说,这个现象存在的原因主要包括两个:一是相应的制度落地不够;二是旅游服务属低频行为,尤其旅行社服务——游客每旅游目的地可能终身只去一次,所以“挨宰”的可能性很大。归根结底,这说明旅游服务的创新价值不够。我们认为,“旅游服务+社群经济”将给旅游行业带来改变,为整个旅游制造创新价值。

比如在“景区+互联网”构成的景区社群经济生态内,如果游客来到景区,通过各种行为进入到景区社群并留在社群,那将来景区的广告、各种商业信息都可以触达到该游客。如此,游客离开景区后还能为景区带来价值,景区就会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基于此,整个旅游服务体系,行业服务质量才能上去。

按照阳仁强的构想,阿拉丁与凯撒旅游的合作将主要从三个维度展开。

首先,将旅游服务和社群经济结合,在开放社交平台上打造凯撒旅游俱乐部,将凯撒旅游线下服务的场景和互联网结合起来,把所有的门店、线路和互联网结合,与受众互动,把人连接好。

在此基础上,在凯撒旅游俱乐部里上架商业服务的功能,将与旅游服务和旅游产品有关的内容、产品和服务,甚至包括其他品牌,入驻到俱乐部。通过社交和服务内容,在支持主营业务旅游产品的同时带来创新收入。

第二,将旅游社群与阿拉丁航空相结合,实现两个体系的交互,未来还可能伴生有投资和合作。

第三,双方共同探讨为海南旅游服务质量的提高提供支持,探索如何通过海南的旅游服务这个入口,推动海南省商业发展,最终实现通过海南整个自贸区旅游的社群经济,帮助海南旅游创新升级。

在阳仁强看来,阿拉丁是凯撒旅游各股东集团中最合适的“第三者”,这种判断主要是基于阿拉丁与股东两大阵营都非常熟悉。

“一方面,阿拉丁与凯撒集团是一致行动人,阿拉丁控股集团与凯撒集团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在旅游业务、航空业务、信息技术及地区旅游发展等方面达成合作;共建凯撒旅游俱乐部,创新旅游服务+互联网,打造旅游服务社群经济新生态。另一方面,海航方面对此也非常认同,因为三大主体都是希望能把凯撒旅游做得更好。”

“错过阿里,别再错过阿拉丁”

“错过阿里,别再错过阿拉丁”,这是证券时报记者来到阿拉丁北京总部时所看到的标语。

目前阿拉丁有两条赛道,一是环保能源领域,与国电投、软银中国都有合作;二是消费服务领域,所有的消费服务业都围绕社群经济展开,都会在铛铛社交上建立社群。

“我们希望通过开放的铛铛社交,搭建社群经济模式,通过社交、内容和商业,构建线上和线下互动的开放世界。同时,我们希望铛铛社交上不只是社交、内容和商业,还有积极的价值观,更有序积极的网上世界。最终希望铛铛社交的社群经济能推动中国消费服务业的个性化和品牌化。”阳仁强表示。

在阳仁强看来,从1999年到2019年的20年电商经济,对中国贡献极大,但也使实体产品和精神类产品抹杀了个性化和品牌化,因此需要更好的商业模式。社群经济正是电商经济的下一站,也是消费服务业创新升级更好的选择。

“社群经济不仅会赋能旅游行业,还会推动中国消费服务业创新升级。” 阳仁强表示,对消费服务业上市公司而言,社群经济可以实现价值重组,使消费服务企业变成互联网企业;同时企业也不用斥巨资购买流量,不用斥巨资开线下店,反而可以将时间金钱投入到产品上。毕竟,目前中国正在从关系社会迈向产品社会,以往依靠关系站台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决定一家企业命运的,就是看是否热爱事业,是否全心投入。否则,任何产业或许都走入类似汽车产业一样的命运,而非形成类似高铁一样的中国名片。”